皈依穆斯林電子報198(98.10.11)

ASSALAM  ALAIKUM

 

取材自「漫步在雲端」網站

社群

1.尋人啟事

緬甸當陽姚志華的太太朱淑娟之妹在台灣,請認識朱淑娟的教親把這個消息轉告她,請她和楊志鴻教親聯絡。

聯絡電話:02-2783-2591
地址:台北市南港東明街102號3樓

 

2.新月文學獎得獎作者名單

幾位教親舉辦的新月文學獎已揭曉,作者如次:

1.歸屬:寧君
2.伊斯蘭的喚拜禮讚:瑪杜莎
      
新月玫瑰:蔡伊斐
3.你怎麼會信回教:陳明芳
 
    在伊斯蘭裡找到自己:Aisha
       
小白圓帽:LULU

 

3.台灣伊斯蘭研究學會成立大會暨第一屆理監事選舉會議記錄

 ( 一 )  時間 : 中華民國九十八年九月二十日上午九時

( 二 )  地點 : 政治大學百年樓一樓會議室

( 三 )  主席 : 林長寬  籌備會主任委員           紀錄: 龔載潤

應出席人員 :個人會員56名  學生會員 59 名

出席人員 (個人會員):48名(含委託出席 :10名,名單略)

( 四 )  主席致詞  (略)

( 五 )  來賓致詞

       財團法人台中清真寺與台北文化清真寺張明峻 董事長 (略)

        財團法人中國回教文化教育金金會 馬大成 董事長 (略)

        中華大學  沙永傑 校長 (略)

( 六 )  報告事項

         籌備工作及籌備期間工作報告。(見大會手冊第3頁 附件)

( 七 )  討論提案

一、案由:通過章程草案(見大會手冊  附件)

    說明:本案經籌備會審查,提請大會通過報主管機關核備。

    決議:通過

 

二、九十八年年度計畫。(見大會手冊 第3- 4頁 附件)

    說明:本案經籌備會審查,提請大會通過報主管機關核備。

    決議:通過

     

      三、財務報告與年度經費收支預算案。(見大會手冊 附件)

    說明:本案經籌備會審查,提請大會通過報主管機關核備。

    決議:通過

( 八 ) 選舉事項:選舉第一屆理監事

當選理事名單:   (依得票數多寡排名)

   林長寬、包嘉源、馬德威、劉長政、 蔡源林、沙永傑、沙堅白、馬儁人、

   梁紅玉、李酉潭、蔡宗德。(理事11名)

    趙秋蒂、張明峻(候補理事2名)    

 當選監事名單:  (依得票數多寡排名)

  金玉泉、胡亞飛、白偉民 (監事3名)

  馬大成 (候補監事1)

 

4.台灣伊斯蘭研究學會第一屆第一次理監事會會議記錄

( 一 )  時間 : 中華民國98年9月20日中午12:30

( 二 )  地點 : 政治大學百年樓一樓會議室

( 三 )  主席 : 林長寬  理事          紀錄 : 龔載潤

         出席理事:林長寬、包嘉源、馬德威、沙堅白、李酉潭、馬儁人

                   梁紅玉、蔡宗德、蔡源林、劉長政

         請假理事:沙永傑

 

         出席監事:白偉民、胡亞飛

         請假監事:金玉泉

 

( 選舉第一屆常務理監事及正副理事長

 

        理事長:林長寬

        副理事長:蔡宗德

        常務理事:包嘉源

     常務監事:金玉泉

 

三、討論提案

1案由:決定本會會址處所 (含聯絡電話)

說明:建議設址於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但政大規定得先取得

      政府機關准於立案公文正本 (見附件一),故先申請立案

      再於政大申請登記會址。

      聯絡電話為理事長政大連絡電話:29393091 ext 88157。

 

決議:通過,

 

2   案由:學會研究工作分組一案。

說明:學會學術工作分組及召集人名單暫定如下,各組召集人

      申請相關研究計畫或舉辦活動時,再自行邀請具相關

      學術背景之會員為小組成員:

 

      總召集人:林長寬

      伊斯蘭音樂:蔡宗德     文化觀光:劉長政

      穆斯林社群:包嘉源     宗教教義:馬德威

      宗教教育:沙永傑       伊斯蘭藝術:馬儁人

      婦女研究:梁紅玉       政治經濟:李酉潭

      宗教對談:蔡源林       伊斯蘭醫學:沙堅白

     

決議:通過。

          

3案由:聘任秘書長等工作人員一案。

說明:目前學會經費有限,故工作人員建議先採兼職義工,待

      日後收入穩定之後再改為有給職。

 

      工作人員名單如下:

      秘書長:黃思恩   秘書:林子涵、龔載潤

      會計:馬珍媛     活動公關:徐峰堯、包修平、李彥霖

      網頁與美術設計:沈瑞麟、陳彥涵、許家恒

 

決議:通過

5.新月文學獎第三名作品

之一:你怎麼會信回教

「你怎麼會信回教?」

「你們全家人都一樣嗎?」

「你在什麼機緣下接觸到回教?」

「你為什麼會想要信回教?」………..

入教4年了(回曆),上述的問題常常都會遇到,細想入教當時,恍如昨日,一切悸動仍會湧上心頭,Alhamdulillah!感念真主,讓我認識Islam,成為穆斯林。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的閩南家庭,是個多神教徒,但我常常困惑著:「這些神以前不都是人嗎?他們為人時,又是誰在主宰這個世界呢?」「神與神之間會互鬥,那又有誰能來主持正義呢?」「同樣都是拜媽祖,為何還會分大媽、二媽、三媽?哪一個廟比較靈呢?不都是同一個神嗎?」這些問題一直困擾著我,難道說信仰只是迷信嗎?宗教真的沒有辦法合邏輯嗎?只能人家怎麼做就跟著怎麼做嗎?這樣的困擾我一直無法解開,當時只能把信仰當做只是勸人向善的工具。

 

在成長的過程中,從小媽媽教育我們,有錢時記得多少要存一點,以便不時之需,因為借錢是要給利息的,存錢卻可以賺利息,記得當時一直跟媽媽辯「這非常不合理,有困難才會去借錢,還錢都有困難了,為何還要付利息,這樣有錢人不就越來越有錢,窮人越來越窮?」 媽媽回答我,「沒辦法,這世界就是這樣,你需要適應。」後來,每當讀到一些關於有錢人的吝嗇、刻薄、貪婪與斂財的故事或新聞時,總會祈禱有個法則能讓有錢人體會到「人肌己肌、人溺己溺」的感受,或是能規定有錢到達某一定程度時,須抽取多少金額來救濟窮人,以免貧富差距日漸加大。因為喜歡看報紙,每當看到紛爭與災難時,心中都會想如果有一天全世界的人在同個時間,把所有的事都放下,一起向老天祈禱,那個念力會多大啊! 這樣世界會不會更詳和些,災難更少些呢? 因為一些親友吃素,他們每每述說屠宰的恐怖以及病死的牲畜時,我的心中都會想到,為何不能在宰殺牠們時唸些經文,讓他們在平靜詳和的狀態下不受折磨呢? 肉品難道沒有任何標示健康宰殺的認證嗎?

 

太多的質疑與想法,在我看到Islam的教規時,忽然豁然開朗,「認主獨一、不吃利息、齋戒、納天課、做禮拜、合法食用清真肉」這怎麼跟自己的想法如此的吻合呢? 又看到古蘭經與現代科學的報導,還有古蘭經的奇跡等文章,原來宗教不只是宗教,它還可以跟科學結合。此時的我,很開心能找到跟自己的想法一致的宗教,但還是有些許的遲疑,不懂為何不能吃豬肉,依照食物鍊的邏輯來推,牠是最下游消化餿水的物種,人類再消化牠,合理啊! 況且我從小吃到大,如果只是因為宗教說不能食而不食,那跟迷信有何差別呢? 當時我的身體不知為何起了變化,常常會狂瀉,有時要跑到近10趟,總之一直要拉到變清水時,才能止瀉,有時又很正常,搞不清楚的我以為自己患了腸躁症,直到有一天,心血來潮開始觀察自己的飲食,忽然發現,原來我只要吃到豬肉就會狂瀉,不碰就好了,從那刻起,我不敢再碰任何豬肉及相關食品。但這樣還是沒有給存疑的我解答,這時我看到了SARS的一篇科學報導,科學家說,SARS是源自於禽流感,禽流感的病毒是無法傳染給人類的,它是透過豬隻基因重整後,才能傳染給人類,很多疾病也是這樣來的,因為人與豬隻的基因相似度非常高,超過其他靈長類,而人類習慣食用豬肉,且把豬隻跟家禽圈養在一起,因此才會發生此疫情。原來不能吃豬肉是這樣的原因啊! 誰知道長相完全不同的物種,基因相似度會這麼高,難怪器官移植都會以豬隻的器官來做試驗。在1400多年前,Allah已經告訴了我們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古蘭經確實是不容懷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符合邏輯與科學的,信仰Islam不是迷信,它是最完美的宗教。

 

我想成為穆斯林,但我怕父母不能接受,我不習慣戴頭巾,我怕我沒辦法做好所有的教規。有一天晚上做了個夢,我夢見我在清真寺,大家一桌一桌的圍坐著等著開飯,前面有個人在演講,我看到有一桌還有很多空位就坐下來,旁邊的姐妹就兇我,說我不懂得規矩,當下的我很窘、很難過,覺得自己不應該不懂所有的一切規矩時就入教;這時在前面演講的人把我叫去,他說「你不要難過,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找我。」我問「你是誰?」他自我介紹說,「我是這裏的阿訇,我姓王。」醒來之後,我告訴在網路上認識的一位姐妹,她說清真寺真的有個阿訇姓王,問我他的長相,我說,我不知道,因為他背後有光,我無法看清他的長相。

更奇妙的事,原來台北清真寺真的有餐廳,我想我不應該再遲疑了。

 

記得民國94年10月1日,當天颱風要來,我請妹妹載我去清真寺,妹妹問我過兩天去行不行,我說不行,一定要今天,為何一定要這一天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一定要10月1日。因為是颱風天,所以寺裏都沒人,正在緊張時,有個男人走過來問我要做什麼,我說我要入教。他把我帶到辦公室,他說伊斯蘭教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它是跟生活習習相關的,你確定你要入教嗎? 我回答,是的,我要入教。之後他給我名片,馬董事長超彥開始介紹Islam,每告一段落,就問一次,你確定你要入教嗎? 我的回答都是肯定的。最後他說,今天阿訇不在,寺裏也沒有人,你確定今天要入教? 我還是回答,是的,我要入教。這時,阿訇回來了,馬董事長把我交給阿訇,請他跟我談談,並介紹他姓「王」。王阿訇在跟我介紹Islam的教義時,我忽然覺得我回到家了,心中的悸動無法撫平,開始淚流滿面,是的,我生來就是穆斯林,感謝Allah讓我能走上正道,找回自己的根本。當王阿訇一再的問我的意向時,我非常堅決與肯定,我要歸信Islam。此時,開始有人到清真寺,很感謝姐妹Aisha教我如何洗大小淨,幫我戴頭巾打理一切,並當我的證人,很順利的在這天我入了教,隨後進入齋月,開始把齋,成為真正的穆斯林。Alhamdulillah! 我父母不反對我入教,接受我成為穆斯林,願意盡量配合我的飲食;不反對我把齋,並在我把齋時,幫助我準備封齋的飲食。我的姐妹們,更在我把齋時,給予我加油打氣,讓我的第一個齋月,很平順的渡過。

 

在歸信的路途中,發生了很多奇妙的事,無法一一陳述,真實的感受到Allah的存在與仁慈並主宰一切,這是我無法否認或存疑的。很多人問我,「是誰帶領你進入Islam的?」我想,我只能回答,「是Allah!」

之二:在伊斯蘭裡找到自己

如果沒有伊斯蘭,那麼我又會在哪裡?

是不是還跟以前一樣,

到處尋尋覓覓,找人生的答案,然後終究無解。

 

答案是肯定的。

 

記得中學時的宗教課,老師在課堂上口沫橫飛的花60分鐘想要解釋:“人往哪裡來,人往何處去”。

在那年少不識愁滋味的年代,週末要出遊的地點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如何能強求我們去理解那無法解釋的世界。

 

到現在我似乎還記得老師對於台下蘿蔔頭們一付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生活中其實我曾經有機會接近真理,但是卻又離了好遠.....

 

環境是一個很大的因素。

 

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 真主給的考驗與試探,給了機會讓我懂得自己去思考。

雖然一路走來是跌跌撞撞,但正是因為體驗過了痛,

所以成為穆斯林後所獲得的平靜更顯深刻。

 

在台灣這個地方,大家對宗教的認識是很淺薄的,

大部分的官方說法往往是「哪個宗教都好,只要是勸人向善的就好」。

問題是勸人向「善」的定義在哪裡?

若是以這樣的論點在看待宗教,結論就是「有拜有保佑」。

這種有趣的現象,讓“宗教”的定義就變成跟鴉片一樣,

只在遇到了挫折或痛苦後,人們才會想要尋求精神上的庇護。

可是說穿了,只是一種變相的逃避現實。

 

而對於其他空間的無知,更是令人產生盲目的迷信。

「落土時八字命」,「一命、二運、三風水」這是最經常聽到的話語,

似乎你出生的那一秒鐘就決定了你是該當皇帝還是當賤民。

 

但是誰有有權去闡述這個決定?

說出這些話的人,依據在哪裡,論點又是為何?

你不是我,你如何能替我決定何者對我比較好?

到底是要相信自己的努力還是要相信一位陌生人的信口開河?

 

這些問題,著實困擾了我許久。

 

奇怪的是,很大部分的人,願意相信別人的意見卻不相信自己的內心。

因為一旦失敗,責任的歸屬就可以隨口的推給所有的命、運、風水,

或者是路邊那位不認識的大師,

以為這樣就不必面對失敗是自己的態度所造成的後果。

 

以前的我也是這樣,但是從來都找不出我那些無解習題的答案。

一直到我認識了伊斯蘭,所有的一切才得到了最好的解釋。

 

與其說伊斯蘭是一種宗教,更貼切的解釋是一種生活的態度。

正如同一個穆斯林女子戴上了蓋頭只為了保護自己的莊嚴及美麗,

但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理解,

這位女子尊重自己身體更勝於他人眼光的心情。

 

「一種完美的生活方式」是至今我覺得對伊斯蘭最美的闡述。

 

穆斯林每天做五次禮拜是大家常有的概念,

而接近天亮時分的晨禮及日落後的宵禮,

確實貼切了古早傳統社會的日出而做及日落而息。

五次的禮拜只是為了讓我們持續保持自我的反省及內心的潔淨。

 

每年一個月的齋戒月課,

天亮前吃過飯後停止飲食直到日落,

訓練了生理機能能快速的面對因環境的變化而自動作出調整,

精神上更是教人體驗並珍惜我們身邊的一切,

包括這一秒鐘眼前所擁有的食物。

 

「認主獨一」是最重要的中心思想。

是要人們認清“神、人、精靈”三者的區分,以及“創造者”及“被造者”的不同。

 

人類不可能神化,精靈也不過是另一個空間的世界。

所以假設這世界有有一個以上“無所不能、萬能的神”,

那又有誰能告訴我到底哪一個神的能力比較強?

結論是這樣的假設根本就是像魔獸大戰酷斯拉一樣的怪誕荒謬。

 

至此,生命的一切,我尋覓多年的解答,

就因為伊斯蘭的存在而變得很簡單。

我找到了我存在的意義。

 

所以我相信了神,也歸順了 真主(唯一的神),

因為我只是個平凡的“人”。

而我也相信,任何我生命中所遭遇到的酸、甜、苦、辣,

都是 真主所安排,最好的也最適合我的道路

 

我不強求收穫要與付出成正比,

但我相信有付出就會有 真主所安排的收穫。

 

感謝 真主,在伊斯蘭裡我找到了我自己。

之三:小白圓帽

  看著初見面包著頭巾的女主人,我愣了一下,倒不是被她的頭巾嚇到,而是腦海內深處的記憶,竟因這小小一方頭巾就這麼輕易的被勾起了....

 

小女孩的眼,無法由那戴著小白圓帽正虔敬的做著禮拜的大姑爹身上移開,她不解的看著,這兒空曠一處,沒有神,也沒有廟,幹嘛要這麼虔敬的俯身跪拜?!看著疑惑的我從大人口中得知原來是 ”回”民。

而隨著大姑爹的離世,小白圓帽也就被移入記憶深處裡某個不知名的角落了….

 

因著一件紗麗,來到了鬧區裡,在曲折的街道尋找著那販賣著我異國夢想的小店,站在門口望向店內深處那半隱身在櫃台後方的老闆娘時,那方美麗的頭巾吸引著我的目光,定了定神,我走向她,挑著紗麗,我掩不住好奇的問她:『妳是回教徒?!』她微笑的答著:『應該是說我是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

喔?! 『伊斯蘭』多美的名字啊!原來小白圓帽的名字是『伊斯蘭』。

隨著我的異國夢想,和美麗頭巾的女主人也漸漸的熟稔了,『Insha Allah』是她常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但『Allah』是誰?『依斯蘭』教又是怎樣的宗教?是『可蘭經』還是『古蘭經』呢?這又是怎樣的一部經文呢?而『穆斯林』又是怎樣的教民呢?是不是如911攻擊事件中的主角一般的爭強鬥狠呢?而信奉伊斯蘭的女性真如我們所想像的那般受壓抑嗎?.....太多的問號了。

適逢今年的齋戒月,在虔敬女主人的熱情邀請下我選了1個星期日來體驗齋戒,就在這個當口,同屬虔敬的男主人則是要我們除了體驗封齋,更可以試去認識伊斯蘭教、阿拉及默罕默德。

我試著為自己的功課找出答案,在電腦鍵盤上敲出「伊斯蘭」這個詞句時,螢幕霎時顯現出洋洋灑灑的相關資料…原來,「伊斯蘭」”Islam “源自於阿拉伯文,是「順服神的旨意」的意思,伊斯蘭信奉真主Allah ,Allah是伊斯蘭教唯一的真主,超絕萬物,至尊全能,普仁特慈。而默罕莫德則是祂的使者,終其一生要引導真主的信徒走向正途,「走向真主的「天地的光明」。『古蘭經』這部伊斯蘭教的根本經典,經文強調的主旨是真主獨一,是真主的言語,經中列出許多規條,包含食衣住行各方面,是真主所給予的指示,此外也教導了穆斯林道德規範與應守的禮儀。而穆斯林在齋戒月裡封齋是讓穆斯林在這段期間裡完成了一件對於自己非常重要的主命。也盡了五功之一項功課。【註:念、禮、齋、課、朝】。

對於一位非穆斯林的我.藉由封齋慢慢試著體會生活週遭的新感受,今天我又再次的齋戒,清晨三點多鐘鬧鐘把我叫醒了,梳洗完畢後,我吃下了簡單的早餐,喝下了我封齋前的一杯水,我特意讓我的心記得這杯水的滋味,因為接下來到日落之前我必須學著穆斯林般的不吃不喝,不口出惡言,盡量行善,我雖然沒有像虔成誠的穆斯林般的「舉意」或是誠敬的禮拜,卻也小心翼翼的不讓自己做出不敬的舉動,戒慎恐懼的深怕一個不小心我那薄弱的意志力會在瞬間瓦解;終於在日落之前,我來到了約定好的印度回教餐廳,體貼的大廚親切的問著我這位異教徒:妳今天也封齋了?我赧赧的說著:嗯~跟著幾位好姐妹一起體驗封齋,我主動的走進檯子內,取出了一隻水壺,盛入了誘人的透明晶亮的冰塊,再加入了讓人感受渴望的純淨的白水,將它們混合後倒入晶瑩剔透的玻璃杯內,而杯外沁出的水珠則是格外讓人煎熬,火燒喉在此刻更是熱燙啊!眼睛不經意的一直飄向牆上的時鐘,『快了~快了~加油!』心裡這樣喊著,殷切的眼神終於盼到了開齋的吉時,體驗封齋的姐妹們一起舉杯體驗開齋後第一口水的甘甜,那份甘、恬、美讓人心中充滿了感謝及幸福.,是的~我們從最簡單樸實中體驗出人生中的另一項美好。

而小女孩心中的那頂小白圓帽也喚有一只美好的名字,祂是”Islam”~

                                                       

書摘:古蘭經降示背景(續)

2189他們詢問新月的情狀,你說:新月是人事和朝覲的時計。正義絕不是從房屋後面穿洞進去,但正義是敬畏。你們當從門戶走進房屋,當敬畏真主,以便你們成功。

    傳自伊本·阿巴斯說,人們詢問主所賜福的使者關於新月的問題,於是這節經文就降示了。

    傳自艾布·阿提耶說,據有人說,他們詢問道:主的使者啊!新月如何被創造?於是真主降示了:他們詢問新月的情狀……。

    傳自穆阿茲·本·傑百勒和麥阿魯巴·本·支那麥,二人說道:主的使者啊!什麼使新月初成,之後又逐漸滿盈,而至月圓,之後又逐漸虧缺,而恢復原狀,而卻不始終如一?於是又降示了:他們詢問新月的情狀……。

    真主說:正義絕不是從房屋後面穿洞進去。據布哈裏傳自白拉義,他說,在蒙昧時期他們受戒時,就從房屋背後進入,後來,真主降示了:正義絕不是從房屋後面穿洞進去。

    傳自賈比爾說,古來氏從常同哈姆斯人爭執,當時他們受戒中,也從門戶中出入,而輔士和其他阿拉伯人在受戒時卻不從門中進入。於是我們講給主所賜福的使者。他在花園中,經門出外,與他同行的是輔士古太白·本·阿密爾,他們說:主的使者啊!古太白·本·阿密爾是一個壞傢伙,也竟和你一起經門而出。先知就對他說:你應對這行為如何解釋?古太白說:我看到了你的所為,我就照你所做。他說:(儘管)我是一個哈姆斯人!先知於是就對他說:我的宗教就是你的宗教。真主降示了:正義絕不是從房屋後面穿洞進去,但正義是敬畏。

    傳自白拉義,他說,輔士們旅行歸來後從沒有人從房門前面進入,於是引起這節經文的降示。

    傳自蓋斯·本·傑蔔特,奈赫什裏說,他們在受戒時並不從房門前面進入房內,而哈姆斯人卻與其相反。真主的使者進入房間之後經門而出,一個叫拉法阿·本·塔布特的人尾隨其後,他並不是哈姆斯人,於是大家說:主的使者啊!拉法阿背叛了。於是使者問道:你對自己行為負何責任?拉法阿說:我只是追隨你。他說:(儘管)我是哈姆斯人。使者就說道:我們所奉同一宗教。接著降示了:正義絕不是從房屋後面穿洞進去……。

 

謝謝閱覽

敬道平安

伊斯蘭志工隊皈依穆斯林服務組敬啟

創作者介紹

Nur_Lindhal Islamic life木耳林答伊斯蘭生活圈

NurLind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